《軍閥風雲》第83回不當總統當皇帝袁世凱請張振龍看面相

《軍閥風雲》第83回不當總統當皇帝袁世凱請張振龍看面相

《軍閥風雲》第83回不當總統當皇帝 袁世凱請張振龍看相

一天,袁世凱對兒子袁克定道:

「克定啊,你說說真心話,到底當總統好還是當皇帝好?」

袁克定道:

「總統是共和國元首的名稱,由選舉產生,有一定任期,實行內閣制的,總統只是國家元首,不直接領導內閣。皇帝嗎,是以天地為私物,以萬民為私有,在中國歷史上,秦始皇創建了皇帝制度,自己成為第一個皇帝,稱「始皇帝」,皇帝享有最高的權力和榮譽,皇帝自稱「朕」,其他人當面直接稱皇帝為「陛下」、「聖上」、「萬歲」等。」

袁世凱道:

「皇帝這個我都懂,就是現在擁護總統的人多,還是擁護皇帝的人多?」

袁克定道:

「爹爹的意思我懂了,我現在就留意這方面的信息吧。」

袁世凱道:

「你給我注意這方面的情況。另外我聽侍衛長張洪鏢講如今京城出了個活神仙,名叫張振龍,三街六巷都轟動了,說這人早年在長白山的深山裡採藥材時,得過異人傳授,有一雙神眼,一張鐵嘴,無論什麼人打他眼前一過,吉凶禍福,張口能斷,人們都叫他活神仙張鐵嘴,你把他找來,我要見見他,上次我們請郭陰陽看了祖墳,這次我想看一下我的相。」

袁克定滿口答應道:

「我一定請他來!」

這天,張振龍在家中抽足了大煙,正閉目養神。忽見一輛小轎子車停在門前。接著進來一穿青衣的人。見了張振龍道:

「張先生,我們袁大總統請你到總統府去一趟。」

張振龍一聽「袁大總統」嚇了一大跳,抽鴉片的興奮早已煙消雲散,全身冒出了一股冷汗。驚慌道:

「草民一向安分守己,不曾參與違法亂紀的勾當,不知袁大總統找草民有何事?」

來人道:

「你不必有顧慮,聽說你看相有一套,我們袁大總統找你去相一下面相,別無他事。」

張振龍心中的石頭落了地,腦子一轉道:

「總統爺高看我,我真是三生有幸啊!但是—」來人一聽「但是」不等張振龍說完不高興道:

「但是什麼?我們總統請你去還談條件嗎?」

張振龍忙道:

「不是的,凡是從事這行糊口的有五不能看。」

來人道:

「那五種?」張振龍道:

「一是色慾過度不能看,因氣色青暗吉凶難分;二是暴怒後不能看,青藍滿面陰陽難分;三是人聚集中不能看,人雜話多是非難辨;四是自己有事不能看,心無二用視而不見;五是飲酒後不能看,兩眼昏花禍福難分。」

來人道:

「怎麼還有這麼多臭規矩!」

張振龍道:

「是啊,我今天就是喝了酒,不能去看。」

來人聞了一下,見張振龍確實滿身酒氣,無可奈何道:

「既然你今日飲了酒,那明日就不要喝了,明日我來接你。」說完,走出門外。

那青衣人走了之後,張振龍一直徘徊不安。心中想道:聽說袁世凱是癩蛤蟆精變的,給他看相真是左右為難,看好了,他高興。看不好,他說不定要我的命。這如何是好呢?他倒吸一口涼氣。又想這個袁大總統為何忽然看相呢?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?也罷,只好順氣自然吧,是福不用樂,是禍躲不過。

第二天,青衣人把張振龍接到了總統府。進了府門,張洪鏢迎了上來,低聲道:

「給總統爺看相,有話直說,不可拐彎抹角。」

張振龍連連道:

「我明白,見了袁總統,我自有主張,」

並道:

「我們看相人有三不看,一是無運的不看,怕說了對方無運,對方想不開尋了短見,這有損看相人的陰德,折壽呀!二是殘暴兇惡之人不看,這類人看準了簡直是惹火上身,必反遭其害;三是患病將死之人不看,看準了說這人快死了,家人恐慌,個個悲憤,於看相人百害無一益。」

張洪鏢見張振龍如此話多,不耐煩道:

「你少廢話,你那是給那些庸人看相,今日可不是給一般人物看相啦,你怎樣看就怎樣說,要不,要你來幹啥!」

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低聲說著話兒,不知不覺到了袁世凱居仁堂辦公室。

張洪鏢細語道:

「那就是我們袁總統,你要仔細看好!」

張振龍抬眼一看,但見紫檀椅上坐著一人,他五短身材,墩粗肥胖,頭戴皮帽,帽子正中鑲著一塊寶石,穿著黑呢子制服,臉白凈似雍腫,嘴唇留著沿口鬍鬚,面帶笑容。一副不怒而威的神態,使張振龍暗暗驚嘆:做大官人的面相確實與普通人不一樣。

正當張振龍觀看打量時,袁世凱主動招呼道:

「聽說你精通相面術?」

張振龍道:

「回總統爺,對於相面術精通談不上,小的只不過隨異人學了點,略知一二,但觀人氣色,看人吉凶禍福,倒也有個十有九准。」

袁世凱道:

「好啊!你給我看看!」

張振龍向袁世凱臉上望去,爾後道:

「觀相分五色,青主憂、白主泣、黑主病、赤主驚、黃主喜。今見大總統氣色黃中顯青,是喜中有憂。總統爺的印堂發亮,也主大貴,可有兩條疑紋,疑紋四周聚有青氣,主有疑而有不決之事,而此疑又是喜中之疑。」

張洪鏢在一旁插話道:

「總統爺是一國之主,當今國泰民安,會有什麼疑難之事,不要在此胡言亂語!」

張振龍一本正經道:

「總統天授,意之所向,事無不成,求則得之,舍則失之,惜之疑雲阻胸,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,總統爺吉人天相,洞察秋毫,胸中疑團待小人細說。」

張振龍的話正中袁世凱的痛處,袁世凱道:

「請你直說無妨。」

張振龍慢條斯理道:

「總統爺龍鳳之姿,天日可表,伏犀冠頂,頭圓有氣。眼神如朗星閃爍,寶光內含,眉骨如崑崙聳立。昔漢高祖隆準龍顏,唐太宗龍姿日角,不過如此。」

言罷再道:

「體勢飛朝宛如龍,美髯頭角鼻高隆。威靈赫奕人無比,萬國雲從仰帝聰。」

袁世凱依然沒有吭聲,張振龍突然撲通跪下道:

「萬歲,赦民不死,民才敢再斗膽進言。」

袁世凱道:

「有何言語快說!」

張振龍頭挨著地道:

「萬歲爺,此時不登九五高位,有負上蒼。」

袁世凱見此,面目一沉道:

「不可胡言,本大總統是中華民國第一位總統。帝制由我推翻,我豈能再搞帝制?」說罷,拂袖起身離去。

袁世凱一走,張洪鏢見張振龍還跪在地上,遂道:

「還不快起來,你的胡說,把總統都氣跑了。」

張振龍趕緊爬起來,三步並作兩步跑回家。

第二天,袁世凱派人給張振龍送來500元銀票。

袁克定對袁世凱道:

「陰陽先生、算命先生都認為爹爹屬於九五之尊,依我看,還是順應天意。楊度等都希望爹早日登基。」

袁世凱道:

「這事你安排就是了,暫且保密!」

接著又道:

「現在時代不同了,干任何事要注意製造輿論,要多和梁啟超聯繫。」

1915年元月,袁克定約梁啟超赴湯山春宴,楊度作陪。席間,袁克定道:

「共和不能救國,爹想變更國體,先生有何看法?」

梁啟超道:

「我歷來只研究政體,不研究國體!」

梁啟超深知行罪了袁世凱的後果,回家對家人道:

「我也許大禍臨頭了,必須馬上搬家於天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