勝芳在康乾盛世已經達到了北方省級政治中心府治的城市人口規模

勝芳在康乾盛世已經達到了北方省級政治中心府治的城市人口規模

作者:玉良

據雍正《畿輔通志》卷四十記載:「勝芳鎮,在文安縣東北七十里,有居民萬餘家,貿易時舳艫千計。」在乾隆《大清一統志》卷七同上。從以上記載看,清朝雍正和乾隆年間勝芳鎮的居民均達到「萬餘家」,每家按5人測算,則有5萬人口的規模。
康熙年間勝芳風景圖(來源於文安縣誌)

經歷史學者曹樹基先生《清代北方城市人口研究》考證,直隸首府保定的人口規模「據民國《清苑縣誌》卷2《賦稅?戶口》所載進行分析,估計乾隆後期直隸首府保定的城市人口約為5萬人。」

天津在道光年間的《津門保甲圖說》記載:「天津當時城內戶數9914戶,與商業有關的鋪戶、負販、鹽商、船戶就有5245戶」。

根據《通州志》、《北京志》等文獻記載,在清代乾隆年間建成的通州城,規模為佔地約4平方公里,定居2800多戶,人口有16800餘人。加上兵役、流民乞丐、商人販卒、手工業者等,通州城的實際人口大約有4萬餘人。

按這些記載,保定到乾隆後期才達到勝芳雍正年間的人口規模,天津到清朝道光年間還沒有達到雍正時期勝芳人口規模,通州州治的人口也遠低於勝芳。
上世紀二十年代勝芳方點陣圖(由英國傳教士詹姆斯•紀滿收藏)

曹樹基先生《清代北方城市人口研究》考證:直隸宣化知府乾隆二十二年城市人口為3.8萬餘;道光年間大同城市人口達到3.5萬人;山東的濟南乾隆三十八年城市人口接近5萬;乾隆西安城的實際人口應為5.5萬;作為山東的治所所在地的濟南府乾隆年間勉強接近5萬;陝西西安城市人口到乾隆年間也未超過5萬。只有運河城市規模較大,如濟寧乾隆後期人口約16萬;康熙初年臨清州的城市人口10萬人。
上世紀二十年代勝芳戲樓(由英國傳教士詹姆斯•紀滿拍攝)
上世紀四十年代勝芳老照片(來源於互聯網)
上世紀四十年代勝芳老照片(來源於互聯網)

根據中國的歷史學者對傳統社會城市人口規模的研究結果認為:在傳統社會城市人口一般州治1萬多人,縣治才幾千人。當時皇城京都外,只有運河沿岸重要的碼頭商業城市人口較多外,省級府治人口也就區區幾萬人口。在清朝「康乾盛世」勝芳雖沒有達到運河重要城市的人口規模,但已遠遠超過了州、縣治的人口,已經達到了北方省級政治中心府治的城市人口規模,可以斷定在這個時期勝芳已經成為了中國屈指可數的重要城市之一。
勝芳中西合璧的王家大院外景(張恩樹拍攝)

我認為,運河是勝芳文化之源,運河文化與窪淀文化的交匯而孕育出了中國這個水文化城市。明朝永樂年間,有江浙一帶官宦之家移民到了這裡,自金朝定都北京後成為金、元、明、清幾個朝代的皇城,因勝芳地處京畿,京畿文化自然深深地影響到這裡。自此奠定了勝芳「五方雜處」的城市生態基礎。勝芳屬京畿重鎮,倍受運河文化、移民文化的影響,鴉片戰爭以後受天津的影響這裡又過早地接受了西方文化。因此,清末民初勝芳已經形成南北交融、中西合璧的城市風貌。